原标题:仅仅2天,这栋大厦拆掉81扇铁栅门   在不少老旧小区,部分业主出于防盗等目的,会在自家大门外加装一扇铁栅门,将公共楼道圈进自己家里。这些铁栅门一旦装起来,纵使邻居们很有意见,想要拆掉却非常难。   11月2日,普陀区楼道堆物治理工作现场推进会在宜川路街道召开。会上透露,普陀区宜川街道24层高的华经大厦,也曾饱受铁栅门困扰――这个有着152户居民的大楼,竟然装了81扇铁栅门,栅门里堆满了各种老旧家具和杂物,堵塞了整幢楼的疏散通道。  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,在宜川街道、普陀区消防救援支队等部门的支持下,宜川三村第二居民区委员会于2017年“只用两天时间,就拆掉了这81扇铁栅门”。那么,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?   栅门里堆满各种杂物   华经大厦是一栋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商住两用楼,总高24层,6层及以上是住宅,一梯8户,共住了152户人家。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栋楼里不少居民热衷于在自家门外的楼道里加装铁栅门,栅门里堆满了各种老旧家具和杂物。   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陈琴说,因为楼里住的老人多,楼道里装铁栅门,让老人们进出很不方便。而且,万一有人需要急救或者发生火灾,这些铁栅门可能就会成为“鬼门关”。   虽然相关部门曾多次动员业主自行拆除,但是,这幢楼内走廊里的铁栅门却有增无减,到2017年更是达到了81扇铁栅门。   据小区一名居民介绍,这栋楼的住宅部分是“U”字形结构,一梯8户,一个楼道里,有的是几户人家共装一扇铁栅门,从出电梯进走廊的地方就开始隔断,从而将这段楼道据为己有。还有些楼道里,第一扇铁栅门后面,还有第二扇铁栅门,有的居民进进出出,要开三扇门。   “在铁栅门里面,有些人家在楼道里放着立柜,高到房顶的那种。平时用不上的杂物,一股脑儿堆在楼道里。”居委会干部走访发现,不少人家不仅在楼道装上了铁门,有人还进行了装修。   “楼道里光线本来就昏暗,再让铁栅门和杂物挡住,家里靠楼道这边,基本上就不透光,也不通风,一年到头,里面都是一股霉味,不好受的。”在楼里住了6年的居民王先生说,装铁栅门只有一个好处,就是一些零碎物件和一时用不上的东西,放在楼道里很安心。   王先生说,他住进来时,前任房主就跟邻居一起,把楼道封了。在他看来,安全问题只是一个说法而已,实际上是为了圈占楼道:“把楼道封起来,自家的使用面积就大了,这个道理很简单。”   “没想到会那么难”   《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》第五十六条规定,“业主、使用人应当遵守国家和本市的规定以及临时管理规约、管理规约,按照房屋安全使用规定使用物业。禁止擅自改建、占用物业共用部分。”   上海市长江律师事务所周忆律师解释说,《物权法》确认住宅楼的走廊属于业主共有共管的公共空间,因此,居民在楼道里加装铁栅门,将公共空间占为己有,属于违法行为。   2017年6月,华经大厦启动拆违和楼道堆物问题的攻坚治理。   “虽然在楼道里私自安装铁栅门不合法,但是,我们也不能强拆呀,只能一家家去解释,去做工作!”陈琴说,她们预料到了拆除铁栅门的工作会很难,但“没想到会那么难”。   “我们站在铁栅门外,啪啪啪敲门,通常没有人出来。因为一个门里面有好户几家,他们自己有钥匙的。”陈琴说,偶尔也会有人出来,都是隔着铁栅门问有什么事,“我们一说明来意,对方马上就转身回到屋里,凭你怎么喊,都没人再来开门”。   有时候,居委会干部们即便进了门,也会被业主们赶出来。   “别的事好说,一谈到拆铁栅门的事,那就立马翻脸,话说得很难听。”陈琴说,这个心理准备,他们早就有了。但是,进门这道坎不跨过去,动员居民们自己拆除铁栅门的工作就没法开展。   拆除工作只用了2天   华经大厦拆除楼道铁栅门的工作,一连三个星期,都没什么进展。   “工作的突破口,是从党员业主开始的。”陈琴说,有一天,她跟楼组长谢阿姨聊天,谈到了如何推进这项工作,虽然谢阿姨已经退休,但她一直积极支持社区工作。   “谢阿姨说,这栋楼的居民里有几十名党员,业委会里也有两名党员。”陈琴和谢阿姨都认为,党组织可以成为这项工作的坚实依靠。   接下来,陈琴利用支部生活会的机会,发动华经大厦的党员业主,参与到这一工作中来,几乎每一名党员,都愿意主动配合拆除铁栅门。自此,跟居委会一起上门的,除了业委会和物业公司的人,还有这栋楼里的党员志愿者。   “党员业主们不仅主动把自家的铁栅门拆了,还亮明身份,陪同工作小组,挨家挨户做工作。”陈琴说,这样一来,整栋楼拆违的氛围日渐浓厚,不少业主陆陆续续都跟着拆除了自家楼道里的铁栅门。   “为确保居民都能理解,我们把工作做到了每家每户。”陈琴说,拆门之前,他们还发布了告示,给居民预留充分的时间来清理杂物。等到指定日期到了,街道管理办、拆违办、城管等就找来施工人员进行拆除。   最终,通过居委会长达数月的前期沟通,街道管理办、拆违办、城管等20余名工作人员在楼组志愿者的协助下,最终拆除了81扇圈占楼道的私装铁栅门。   “我们不仅仅要完成拆违工作,还要主动回应居民们对于安全问题的关切。”陈琴说,居委会在跟街道沟通后,首先为大楼修复了智能门禁系统。   回顾这一段工作,陈琴坦言,“表面上,我们只用2天时间就拆完了所有铁栅门,但在拆之前,我们花了数十倍的精力去做工作。”   楼道里可以舒活筋骨   11月7日中午,记者在华经大厦采访时,刚好遇到正在楼道里遛弯的居民周阿姨。   周阿姨坦言,她家以前也有铁栅门,她指着通往电梯的门说:“以前从电梯出来,往左走是铁栅门,往右走也是铁栅门。两面楼道是走不通的。”现在,铁栅门拆除了,楼道里干干净净,她可以从这头走到那头。特别是下雨的时候,不能出门,就可以在楼道里走走,舒活舒活筋骨。   陈琴告诉记者,楼道的铁栅门拆掉后,居民们反映墙壁和楼道整体上看起来很不美观。于是,街道就找来施工人员,对大楼整个楼道进行统一整修和粉刷,并把楼道里的电灯全部修好,换成高亮度的节能灯。   为进一步做实安全问题,还对大楼电梯进行维修,安装了探头。陈琴说:“从铁栅门拆除到现在,大楼里一起失窃案都没有发生过。”   目前,华经大厦正在固守楼道整治的成果,发动居民积极参与美丽楼组建设,让居民享受到实实在在的获得感。